感谢A酱涂了这么可爱的两只兔子!连铁丝网都变得柔情似水起来!向日葵也一点儿不违和,非常漂亮!!!

不悯兔子设定,其实不止黑塔本家出过;关于兔子和柏林墙,有过一个妙不可言的纪录片《柏林墙的野兔》,用拟兔的方式讲述东德历史,且萌且感人。该片曾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借此机会分享给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看官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hszlZ7m 密码: mu5h

Anschluss:

圍牆邊的殺人兔σ`∀´)σ

感謝大家支持不悯组图文合志《小鸟与狮子心》的印調!d(`・∀・)b

抱歉,這張圖騙了tag,但如...

男神确实适合拿来仰视

长别离 43(APH不悯组)

43. 西木

伊万进门的时候基尔伯特还在客厅。他缩在他俩第一次见面时俄国人坐着的单人沙发中,看样子快要睡着了,手里的雪茄似燃非燃,却将整个人笼罩在某种暧昧的迷雾当中。家里那台华丽的唱机一圈一圈地空转,音乐早就停了。伊万晃了晃脑袋,觉得还是看不清楚眼前的人。难道他心知事成在即,特地在此等候佳音?那他知道我会回家来吗?他知道我爱他,爱到恨不得带他走吗?

然而列丨宁同志作证,我根本做不到。

那晚当他跨进家门,看见基尔伯特在那里等他——他就知道自己根本没法杀死这个人。

我的基尔属于这个世界,而这是我们所拥有的唯一世界。他永远也不会死,伊万一厢情愿地想,他甚至不该慢慢凋零。*

伊万觉...

卢森堡大公国荣誉骑士团勋章。

图文相关:
舅舅在卢森堡市一医院工作。他年轻时候值班时,公爵夫人来探病,他不认识人家,就问:您以谁的名义来?
公爵夫人:就说以卢森堡大公的名义吧……
傲慢的法国人内心:我才在这里工作几个月,你指望我认识你……

喝到一小瓶名叫“黑太子”的波尔多……

以下图文无关:
后来聊到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伟大总统们的“堕落”,舅妈大人直接来一句“希拉克看到任何会动的就骑上去,就别说奥朗德的小电动车啦……”
于是大家一致同意马卡龙真真法兰西男士之楷模无可争议,而小表妹偏偏这时候发问:“我妈,要是我哥带个比你还大的女朋友回家,你怎么说?”

长别离 42(APH不悯组)

42. 月食

那年冬天来得特别早,十月最后一个礼拜五,柏林就迎来了第一场雪。上午天刚晴,伊万走进基尔伯特的卧室,拉开窗帘,让雪霁的晨光射丨入终日阴惨惨的漆黑房间。床丨上的人已经醒了,像个僵尸似的蜷在床头,眼皮半睁半闭,似乎不太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

“早安,小基尔”,俄国人朝他走过去,手上拿着灌满针水的注射器。自从上次“用丨药过量”一事让伊万大为恐丨慌之后,针水和注射器就被将军锁进自己房间的保险柜里,密码只有他本人和托里斯知道。他天天按时按量给基尔伯特打丨针,如果实在有事需要出门,就召来托里斯代劳。

他撩丨起对方宽大的睡衣手袖,每当见到静脉上密密麻麻的针丨孔,身丨体某处都会涌起一...

衔命首义,生生不息

沾今天这个特殊日子的光,想借此平台与大家聊聊柏林宫的故事。

原本二十世纪的德国史,由于这样那样的虐因,我从未公开谈起;此次破例,是因为不久前和 @Anschluss 聊天时,听她说起想去德国参加“洪堡论坛”落成仪式。因为2018年标志着一战结束一百周年,A酱觉得如果论坛能在这一年开幕,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而这个所谓的“洪堡论坛”,其前身就是普鲁士王宫和后来的德意志皇宫——那个在战后像普鲁士一样从大地上被抹得一干二净的柏林宫。

当时听她这么一说,我就顺口接了句:也不晓得明年十一月能不能建好。听说一直缺钱,怪可怜的。不如我也去捐一点儿……

说做就做,我便上柏林宫的官方...

长别离 41(APH不悯组)

41. 乐园

那天的晚餐结束于弗朗西斯不知疲惫的侃侃而谈中,可是他努力想要安抚的萨沙和尤丽娅后来都表现得有些心不在焉。匆匆告别两位邻居回到家中,弗朗西斯盯着呆呆坐进沙发中丨央不再动弹的萨沙看了很久,仿佛被对方后脑上那乱七八糟金发正中的迷人漩涡搞得神丨智不清。他拖着步子踱到吧台背后,倒出两杯自己新近购得的日产苏格兰式威士忌,妄想能用其清淡甜丨蜜的口感冲散此刻萦绕在自己心上人舌丨尖的苦涩。他端着两只玻璃杯走到沙发前,往发呆的人身边一坐,将酒递出去的时候,原本招之即来的宽慰言辞还是没能顺利出口。

“萨沙……听着,我先前真是傻透了,也无情透了,只顾着一味沉浸在自己的感情里,竟从没想起来问...

【号外】粉丝福利:
感谢各位看官持续将近一年的不离不弃,在此赠送一张《王的男人2:黄金圈》法国版提前公映小海报,也就是图上这个样子。

没什么特殊要求,第一个私信给我详细邮寄地址(限大陆)的看官将在国内上映前收到海报。
(届时如有机会,可拿给到华宣传首映的主创团队签名、合影、糊脸等等,说法兰西的友军向他们问好,盼望第三集能够露脸凑齐金三角。)

虽然我好像主刷黑塔,但直觉上应该有不少英厨和王男粉重叠才对……尤其站米英/英米的各位小姐,这一集你值得拥有!(此时应响起预告片背景音乐My Way……)

此致

长别离 40(APH不悯组)

40. 邻人

那年春天,亚瑟退掉了原先租下的公寓,正式搬进弗朗西斯的别墅。就在他入住不到两个月后,隔壁带个大花园的空房也迎来了新主人,接连两天,亚瑟都能听见搬家人员进进出出的动静。弗朗西斯那几天正在布鲁塞尔出差,现场报道北约关于“核丨武丨器共享”的新闻发布会。同年核弹头开始实际部署在德国,欧洲的和平示丨威运丨动也因此掀起高丨潮。亚瑟心仪的剧院因为靠近选帝侯大街,方圆几里每每被反核示丨威人群挤得水泄不通,他也因此失掉了看戏的劲头,无事便待在家中侍弄庭院。弗朗西斯志不在此,他的花园自从罗莎离去便荒废至今——亚瑟则像个货真价实的德国人似的,渐渐迷上了园艺。这天他照样是一副园丁打扮,脚踩防...

欧洲遗产日,共和国卫队的骑兵与合唱团为公众表演。

欧洲遗产日,在亚历山大三世桥下喝1664。

长别离 39 (APH不悯组)

39. 掘墓

维拉害热病已经一个多礼拜了。起初她只是趴在篮子里流涎淌鼻涕,和毒丨瘾发作时的主人差不多狼狈。基尔伯特扔个物件叫她去追,她却无丨能为力地摇摇尾巴,懒汉似的瘫在地上。兽医来的时候,她已经抖得像筛子,一反往日清洁有教养的形象,把呕吐物和排丨泄物弄得遍地都是。医生摇摇头,心虚地嘀咕染上这病是做狗的不幸。不过迫于怒气冲天的苏联将军给予的巨大压力,他明知回天乏术,还是违丨心开了点儿药,这才拔腿开溜。基尔伯特把药混在食盆中强行塞给她,每次都被悉数吐出。后来她开始对着他流泪,仿佛真诚地感到抱歉。他不眠不休地看她遭了一夜罪,终于决定送她一程。第二天日头初上,他先给自己扎了一针,以壮决心...

剪了个【土豆兄弟的百年作死史】给 @Anschluss 当生贺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剪这一组比较适合送你。纵使我们对这两兄弟的事理解不尽相同,我还是同意你说的,“因为白兔他是最好的哥哥”。

长别离 38(APH不悯组)

38. 港湾

易北河婀娜的身躯像传说中没有灵魂的忠贞水妖,无悔追随中古骑士后裔的脚步,当个沉默的伴侣,静静奔驰在孤独的行路者身旁。内心交战不已的亚瑟则无心为沿河美景留情,再次离开东德边境后,他的车速便在西德境内的国道上愈行愈快,就好像他此刻疾驰的思绪。时至今日,他才真正理解了基尔伯特的最后的决定。此前他一直以为,比起脑袋总是飘在空中的自己,基尔伯特始终是两人关系当中比较现实的那个。

直到此刻。

直到今天正午。

直到亚瑟看着他和那个孩子在花园中玩耍,才完全体会到恋人当初的心情。上帝啊,基尔伯特才是那个真正的梦想家——他的内心既柔丨软又自大,因此对每个人都怀有梦想,还自觉有责任替...

长别离 37(APH不悯组)

37. 梦境

他徘徊在陌生广丨场上的人群当中,宛如置身荒漠般孤独。他奋力前行,却始终穿不破人墙。

人潮冲着某个方向缓慢移动,他被裹挟其中,黄昏的日光刺得他睁不开眼。可是他必须走到广丨场中丨央去,他必须亲眼看见。

他尚不清楚自己将会看见什么,但就是有种莫名的执念推着他往前走。他气喘吁吁,步履蹒跚,心急如焚,惶然无措。

倏忽间他发现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正逆着人流向他走来,他们冲他大喊大叫,抓丨住他的两条胳膊,试图阻止他继续向前。整个画面都是无声的,尽染令人绝望的色丨泽。他发狂似的挣脱他们的围堵,转头就望见了那个绞丨刑丨架。

像被一束近在咫尺的闪光灯击中双目,他蓦地感到一阵眩晕。...

是时候祭出这张图了。

多语巨巨(?)查理大帝语:多掌握一种语言就是多拥有一个灵魂。

一时掌握不了的话,起码把“我爱你”掌握了先~


画手:mieu

原图:链接

转载需注明原作链接


​ Bel Ami *(APH不悯组)

国设,一发完。奥地利第一人称。

(lof作得太厉害,不想看分隔符号的话请走链接


“两块六一杯浓缩?真是难以置信,维也纳的咖啡又涨了四毛钱……”

我忿忿不平地自言自语,摇摇头摘下眼镜,将手中的日报往书桌上一摊,轻轻捏了捏突突乱跳的眉心。

“嘁——”

那个人又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闯进我的书房来了,又那样吊儿郎当地抱臂靠窗站着,白化病人般的皮肤反射着午后的日光,不过他并不畏惧太阳。一张俊脸挂上亲圝密又轻蔑的笑容,一如既往令人头疼。

“吝啬鬼。喏,我给你四毛钱,去给自己买杯咖啡吧。”

两枚面值二十分的硬币划破刺眼光线中的凌圝乱尘埃,“哐当哐当”蹦上桌面。我咬咬牙,一句“谁才是真正的吝啬...

看过试阅的就知道,这回我为了他俩可是脱得连底裤都不剩了……还等什么?还不来与不悯组相爱吗?求各位看官再帮忙扩一记❤️

Anschluss:

【本宣+印調】【APH】不悯组图文合志《小鸟与狮子心》

从宗教改革到二十世纪,穿越启蒙之光与蒸汽时代,内容涵盖七年战争、拿破仑战争、一战和二战,我们讲述他们不随时光变迁的爱。


刊名 / 小鸟与狮子心 Birdie & Lionheart

原作 / Axis Powers Hetalia

CP / 不悯组

作者 /  @特寧紅 、 ...

长别离 36(APH不悯组)

36. 往事

弗朗西斯从那栋被罗莎弃置不顾的别墅中帝王尺寸的床丨上醒来,发现卧室窗帘已被毫无体恤之情地拉开。他眯着眼在床丨上翻滚了一会儿,终于妥协地抱个枕头坐起身,从手指到脚趾都伸展开来。双眼逐渐适应了撒进房间的明媚光线,他看见萨沙捏着一个小烟缸,正站在落地窗前吞云吐雾,甚至没有因为自己弄出的响动回过头来。弗朗西斯迷迷糊糊地摇晃了一下脑袋,继而安静注视对方赏心悦目的背影。对于弗朗西斯来说,这副景象象征意义十足并莫名令人感动,窗沿像画框一样将萨沙坚毅的脊背定格下来,时刻提醒他自己对这个人的爱。萨沙金色的乱发在晨光中显得色泽更浅了,他夹丨着烟的手搭在窗边,那样子就像爸爸。

就像爸爸…...

长别离 35(APH不悯组)

35. 摊牌

吸完烟的基尔伯特歪歪斜斜地靠在狭小的副驾驶座上,像个百无聊赖的少年,把窗户升起又摇下,如此折腾数回,终于带着一丝不甘的难堪开口了:“还有多久?我想我可能需要来一针。”

他在埃德尔斯坦家时已经打过一针,不过此刻天色已晚,快到他睡前“夜宵”的时间了。托里斯从关于美国人的回忆中抽身出来,没有理睬基尔伯特的问题。择日不如撞日,他这样想。尽管冒着极大的风险,尽管伊万还等在家中,他还是一不做二不休,将车驶向白湖方向。

瘾头袭来的基尔伯特已经顾不得关注此行目的地究竟是哪里了,他正一个劲儿地集中精力对付逐渐失去控丨制的躯壳和灵魂。托里斯不时瞟他一眼,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他毒丨瘾发作...

给他给他!一切赞美都给帅气的他!!

(294话及其他)


来源:mieu

转载需注明以上链接


长别离 34(APH不悯组)

34. 暗涌

一觉醒来发现发错了章节名称……已更正ORZ

阿尔弗雷德独自坐在柏林郊外的安全屋中,心不在焉地翻过手中那一沓厚厚的材料。这些材料促使他从兰利赶回这座自己曾经供职的城市,而材料的内容他早已烂熟于心。他知道自己必须亲自见见那个线人——并不是因为对方给出的条件本身有多么诱人;那个人想要布拉金斯基完蛋,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我们都希望他完蛋。阿尔弗雷德把材料翻得“刷刷”响,内心并未因为再次踏上这片危丨机四伏的土地而过度起伏。一年前,自己差点儿在西柏林的恐怖袭丨击中丧生,就是苏联人和他的东德走丨狗搞的鬼。他因伤调离柏林情报站,回到兰利总丨部主持东欧工作。这一趟他冒险回来,为的...

长别离 33 (APH不悯组)

33. 身世

为了就送走路德维希一事安抚基尔伯特,伊万想出的方案是送他一条小狼狗。托里斯暗自觉得好笑,却还是不负将军之托,给他找来一条家谱可回溯至上个世纪的德国牧羊犬。大凡伊万亲自给的东西,德国人总是有所抗拒。因此小狗在他出院那天送到将军府上,由托里斯交给基尔伯特。后者将其接到怀中,由于尚不适应单手活动,他险些把狗摔到地上。而这条刚出生没多久的小母狗并不惊慌,它奋力爬上基尔伯特的胸口稳住自己,气定神闲地往那里撒了一泡尿。她的不拘小节竟在无意中拉近了与未来主人的关系,托里斯可以对马丨克丨思发誓,那一刻他确实看到面如死灰的德国人露丨出一个发自内心的浅笑。往后在有太阳的日子里,她便代替了...

长别离 32(APH不悯组)

32. 关系

弗朗西斯后来数次光顾“费尔南德斯家”,都没如愿以偿再次遇见萨沙,不过塞翁失马,竟觅得几个令人身心愉悦的优秀床伴。他上一次与同性行那床笫间的好事,大约要追溯到二十年前,这次“回归”,恐怕全得归因于那间酒吧的名称所勾起的“乡愁”。这些露水情缘算是他乏味而问题重重的日常生活中意料之外的调剂,就连每月例行回叔叔家晚餐时,弗朗西斯都要被叔嫂打趣,说他近日春风得意,可别被罗莎抓了把柄去,再讹上一大笔。
此时说到罗莎,弗朗西斯就会想起萨沙,想起他拒人千里之外的虚假微笑,想起他暗藏万般深情的天真眼神。弗朗西斯的目的论偏好来自于其法德骨血中的深沉传统,这个倾向使他自觉为人生中的特定阶段划下界...

Mon pays c'est Paris

"凡是学生,都是巴黎人,在巴黎求学,便算生在巴黎。"

——维克多·雨果


法语是一门很有煽动性的语言,情感充沛,韵味十足;抑扬顿挫的名词堆叠往往有种排山倒海的力量,激越昂扬。当"自由、平等、博爱"的露天广播响彻战神广场上方的夜空,巴士底日的烟火接二连三落入眼底,我已经在人群中泪流满面。

或者不是因为那语言,也不是因为那表演,甚至不是因为意义本身——当人群聚集一堂,总是裹挟着巨大的力量。这相当令人惊讶,因为在烟火表演营造出来的注定要灰飞烟灭的海市蜃楼胜景下,人们竟然更容易受到货真价实的感动。

被震撼的不只我一人。

"……不论种族,...

【不悯组】长别离(APH架空)31

31. 托孤

托里斯在特护病房门口停下脚步,默默聆听屋内响动:杂乱的人声和物品接二连三落地的响声相互交织,就像安全局的特工正在里面展开一场小小的突击行动。他十分识趣,没有急着推门进屋,直到“炮火硝烟”终结于一阵石破天惊的怒吼,那硬邦邦的斯拉夫口音来自托里斯非常熟悉的暴脾气将军。

“别跟老子唧唧歪歪!病人疼了,你们就得想办法给他止疼!”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这是命令!”

接下来是窸窸窣窣的响动,仿佛后勤小队在收拾残局。一名灰着脸的医生携带两名流着泪的护士,如同战败的残兵落荒而逃;经过门外候着的托里斯时,医生还冲这位苏联将军的心腹沉重地摇了摇头。托里斯望着医务人员匆匆...

与美国人同行

检票过后,包厢门终于关上。列车高速离开我的柏林大都会,一头扎进翠绿的森林,驶向波兰。我这才从隔壁那一整厢美国人的噪音污染中解脱出来,不过依旧决定把几个有意思的地方记下来,以供将来观瞻逗趣。

他们是最先进入列车的,准时程度堪比德国人,令人赞叹。整个车厢因此充斥着华丽俗气的西海岸腔调,整整一截列车呢,我只听到这个包厢发出的说话声,因此无法专注沉迷手头的骑士小说。

欧洲人都到哪里去了?英国人呢?日本人呢?那些安静静冷冰冰的人们都到哪里去了?花儿都到哪里去了?姑娘们呢?战士们呢?墓地呢?

车上乘客本就不多,这一家子表现的更是怡然,仿佛已经包下整节车厢。我突然福至心灵,意识到为什么走在柏林或巴黎的...

大家耳熟能详的英国国歌“God save the Queen/King”曲作者不可考。

一个比较吊诡的说法是,1686年,路易十四做了个大获成功的肛瘘手术。以他的浮夸尿性,自然是要大开轰趴歌功颂德的。国王的宫廷乐正(一个叫Lully的家伙)便藉由此事作曲一首,叫“Grand Dieu sauve le Roi”——天佑国王(的屁屁),此曲被呆过凡尔赛的亨德尔引入英格兰并使其广为流传,后成为“God save the Queen/King”的底本。

对此,十八世纪的法国交际花Créquy侯爵夫人如是评论:“一想起英格兰人的国歌生自‘屁眼’,我就笑到不能自已,倒是从来不觉得意外。...

"人都是要死的。”他这样说。但他并不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直到他失去了一位国王,一位父亲和一位朋友。

上文是原图配字,一并译过来。

梳背头的普和戴手套的英我能迷一辈子……

图名为“崇敬”,是汤上搞的不悯组周第二日的主题。北极圈居然也能搞主题周。而英先生家亦是一度无比崇敬腓特烈大帝……


画手:mieu

原图:链接

转载需注明原作链接


1 / 4

© 查小理 | Powered by LOFTER